隆基机械配资

经典小说网 cqpz136.cn,最快更新汉阙最新章节!

    政变内乱之时,双方旗号、甲胄服色基本相同,很容易弄混,长安城内诸卿是袒左以作为识别,那是周勃诛诸吕时的老场面了。

    而渭北这边,不知是任侯爷想创新还是另有打算,从茂陵出发时另外选了标识手段。

    “不如以白巾围臂或抹额。”

    这是陈万年出的主意,却被任弘否了,你是在给大司马大将军戴孝?还是在为不知安危的天子戴孝呢?

    “还是让众人以黄巾抹额吧,毕竟,我大汉就是尚黄色。”当时西安侯说完就笑了,也不知在高兴啥。

    黄色是太初改制后,土德大汉的正统服色,茂陵作为皇家守陵之县,黄布可多得很,就在发放武库兵器的当口,让三河卒们自己随便剪了剪,一支“黄巾军”便新鲜出炉了。

    于是此刻太阳出来后,却见渭水北岸一片黄巾,且三河卒们举着杂七杂八的武器,加上阵型也乱,吵吵嚷嚷,真像群反贼啊。

    然而他们才是皇帝的忠臣,且其中精锐亦有不逊于北军的实力,比如甘延寿。

    甘延寿请命为前锋,带着数十名他带来的安定、天水郡西凉铁骑老卒,皆骑良马,任弘又派了百多人随其,步骑人马皆披挂甲胄,一点前戏都没,直愣愣地就朝便门桥发动冲锋。

    而便门桥上,已有任宣派来的长水胡骑近百人在守,正搬运戎车作为壁垒,想要在桥上设一道防线。等身后数里外的射声营抵达,大黄弩一架,纵对面是百战百胜的安西将军,恐怕也不容易过来。

    胡骑最初是源自汉景帝、武帝两朝投降大汉的匈奴人,比如河西浑邪部。选其子弟习汉话者充为北军,相当于大汉版的瓦兰吉卫队,其中长水营驻长安以南的宣曲,胡骑营驻渭北的池阳县。

    几十年过去,这些在长安附近生活,世代为大汉天子当护卫的胡骑言语习俗都和汉人没太大区别,但祖宗的骑射老手艺却没丢。

    论训练,论装备,长水营都是一等一的精良,但唯独气势上差了些——很多人到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何时,忽然就打起内战来了,己方说任弘拥兵谋反,而对面则在叫嚷说霍氏谋逆。

    该听谁的?

    他们这边可没斩蛇宝剑提士气,迟疑之下,便在甘延寿带人冲过来时落了下风。

    “狭路相逢,勇者胜!”

    甘延寿手持大戟,挥舞如风,他身被厚甲,因为年纪轻,比打一阵就得歇一歇的韩敢当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管是马上马下,几无人是其一合之敌,这厮力气太大了,一力降十会,再加上任弘许诺的重赏之下,身旁众人踊跃向前,开始一点点夺取便门桥。

    长水胡骑仍有匈奴习性,不利,那咱就退走呗。现在情况不明,谁也不愿意稀里糊涂成了叛贼,于是随便放箭抵抗了一阵,就放弃了便门桥,连任宣派人让他们烧桥的命令都没执行。

    而长水胡骑们回过头时,亦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却见甘延寿亲自动手,开始搬横在便门桥头的戎车,因为力气太大,竟是不用人帮,直接生拉硬拽,将其一辆辆搬开。最后又好似示威般扛起一匹死马,走到桥边,直接扔下了渭水里!

    “这……还是人力么?”

    说一句“古之恶来”亦不为过,此举可谓先声夺气,长水胡骑面面相觑,亏得方才没和这个怪胎死斗。

    这下任宣”抢夺便门桥占据先机“的计划失败,等他和霍云带着大军抵达时,只能退而求其次,夹水而阵,等对方半渡而击了,便门桥虽宽,但一次能过的人不过数百。

    但问题是,渭水上的桥梁,不止一座。

    在最年轻的便门桥下游三余十汉里外,还有一座最古老的渭桥,乃是商鞅所造,因为此桥正对汉长安城西市和东市之间的横门,故横门桥

    任宣还没来得及派人去守,倒是通知了远在渭北池阳县的胡骑营南下,胡骑营校尉是霍光姐姐的女婿,给事中光禄大夫张朔。

    眼下双方对峙于渭水,却见到东北方烟尘滚滚,一支上千人的骑队出现在东方十余汉里外的,却是池阳县的胡骑营已得知消息赶来。

    霍云才松了口气,任宣却皱眉道:

    “彼辈为何不从约守横门桥,反而跑到渭南来了?”

    果然,等胡骑营来得更近后,任宣几乎气得跌落马下。

    却见那些胡骑头上,也尽是一片黄!

    为首一名鬓角斑白,脸色有点虚显然是女色过度的老将纵马而出,他未戴胄,头上裹与三河卒一样的黄巾,大笑着让身后胡骑营众人高呼。

    “霍氏矫诏谋反,围攻天子,故丞相昌水侯田广明,已与胡骑营校尉张朔,共斩伪使,愿从大义,助西安侯讨奸!”

    ……

    “看来杨子幼还真说服田广明了。”

    眼看胡骑营反正,陈万年等都十分惊喜,任弘却并不意外,前几天他送杨恽与韩敢当东行时,让杨恽顺路去了一趟长陵县。

    地震那年,田广明在为大将军霍光背锅,被霍氏抛弃下野后,就落寞地在那当富家翁,彻底远离了权力中心。杨恽此去暗暗拜访他,替天子宽慰问候了田广明一番,其他也没多说,但足以给田广明复出的希望。

    这个灵前睡寡妇的老色痞没多少能力,却不缺胆子,今夜事变后,任弘立刻遣万章等人前去见田广明,希望他能出面,让池阳胡骑保持中立。

    田广明当年曾多次带兵,南征益州蛮夷,北伐匈奴,虽然战果都一般,毕竟是胡骑营的老领导,加上胡骑营校尉张朔与霍家亲戚隔得有点远,或能说服。

    但没料到的是,田广明竟直接将胡骑营策反了!

    田广明如何驰入他曾带着北上的老部下胡骑营中,说服张朔,想必也很精彩,不过能在笃定渭南渭北哪边才是反贼后立刻做出决断,田广明这两年下野生涯让他便果断了啊。

    任弘摇头:“此事过后,田广明恐怕也能重新回朝堂发光了。”

    如此一来,形势便对渭南的北军十分不利了,他们只有“太皇太后诏”,可对面连斩蛇宝剑都拎出来了,加上田广明为任弘背书,普通士卒更加人心浮动,几乎要号令不动了。

    霍云见三河卒人数众多,又有胡骑营相助,已是他们三个营的三倍,只道:“贼军势众,不如退回长安,闭门守之?”

    历史上三百年后有一个老东西也用了类似手段,手里没有皇帝,兵也不多,光靠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汉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七月新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新番并收藏汉阙最新章节

大牛时代官方网站国投电力做配资公司都需要什么股升网绵阳现货配资国药股份股票大牛时代官方网站大牛时代g芯片概念股网捷成股份股票